sabe X 切嗣——谈《Fate Zero》里关于正义的执念与偏执

《fate zero》最大的看点,除了华丽战斗场面,以及每个人特有的能力以外,更主要的是在于每个角色的存在都有着很深的含义,而这些人物之间的联系与矛盾也是很有看点的,作为十多年的fate粉,小编将分几期说说FZ中人物之间的牵绊。今天就来说说saber与卫宫切嗣。

什么是正义?

在讨论卫宫切嗣和saber之前,我们必须要界定一下什么是正义。

以生长在马列主义统治的国度的我们来看,不同立场的人会持有不同的正义,只要转换角度去看问题,你会发现所有人在自己的立场上都是正义的。

但对FZ里面卫宫切嗣和saber之间的分歧,这个观念却不适用。在卫宫切嗣和saber身上真正的定义更偏向于西方的传统哲学。亚里士多德认为正义即是公平,而近代的西方哲学家约翰·罗尔斯则将这个观点进一步修正为:正义是相对稳定的公平。而根据这个定义,正义应该保证社会上大多数人的利益,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相对稳定的公平。这个定义和所持的立场无关,这也体现了西方传统哲学与马列主义基于辩证法的那一套不同。

分歧

了解了正义的定义之后,让我们将目光转回到卫宫切嗣与saber身上。这对主仆追求的都是正义,但是在具体的倾向方面却出现了分歧。

saber和切嗣之间存在着难以调和的矛盾,他们两人都以“拯救”为目标,却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在故事的最开始,艾因兹贝伦的老头子将好不容易找到的最强的英灵的圣遗物交给切嗣的时候,切嗣就已经做出了绝对没有办法和saber相互认同这样的判断。“这样的圣遗物召唤,肯定不会出问题,我们毫无疑问能召唤到最想要的那个英雄,但是这位英雄和我的行事风格实在太过格格不入了。”之后他又进一步说明:“不选择时间和场合,不择手段只为高效的杀戮敌人,那位骑士王怎么可能陪我进行这种战斗。”按照卫宫切嗣的想法,英灵中擅长阴人的两个职介Caster和Assassin才是他的最佳拍档,而之后的故事中切嗣的表现也确实证明了这点。

而saber却刚好是在切嗣的对立面,开战之前要大声通报姓名,以偷袭等行为为耻,她确实没办法认同切嗣的战术。

卫宫切嗣认为只有结果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那么用什么手段达成这个结果并不重要,卫宫切嗣追求的是结果的正义。

saber就相反,她同样追求结果的正义,但却更执着于用符合正义的手段来达成这个结果,实际上这也是“相对稳定的公平”的体现,在saber和枪兵迪卢木多的战斗中,这种公平体现的淋漓尽致。

卫宫切嗣为了自己的正义,可以杀人不眨眼,为了保证多数人的利益,保证相对稳定的公平,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掉倒霉的少数派。哪怕这些少数派中,有仿佛自己亲人一般的养母。

saber为了正义,必须恪守原则,像个被道德绑架的人偶,以至于如同自己的手足的圆桌骑士中都有人发出了“王不懂人类的感情”这样的感叹。

于是矛盾就产生了。

矛盾

切嗣针对自己和saber的特点,制定了爱因兹贝伦的战术,让爱丽丝菲尔伪装成参战的魔术师和saber一起行动,然后自己这个真正的master却隐藏起来,寻找对敌人一击毙命的机会。为了让这种策略得到有效的贯彻,自从召唤出saber,切嗣就刻意和这位骑士王保持距离,人为的在自己和英灵之间建立起一道屏障。

最初的时候saber还因为爱丽丝菲尔的话而对切嗣抱有期待,切嗣却冷漠地拒绝了和saber的一切交流,认定两人的分歧不可调和,后来随着saber渐渐见识到了切嗣那冷酷又卑鄙的手段,两人的裂痕越来越大。直到和迪卢木多的最后一站,两人之间终于爆发了直接的冲突。

几乎就在同时,FZ的故事也逐渐走向最终的高潮,虚渊玄似乎想把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之间的矛盾作为整个FZ的主要矛盾,然而saber和卫宫切嗣的矛盾要更加抢眼,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因为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间缺乏一个比较明显的焦点,所以即使虚渊玄反复的强调“这两人是同类”,可观众们却没有感受到这两人究竟在什么地方相同。

相比之下,切嗣和saber之间的相似就明了得多,毕竟正义这个词现在烂大街了,就算没见过罗尔斯的《正义论》大多数人也能随口扯上几句。

幻灭

故事的最后,卫宫切嗣和saber的正义殊途同归,两个人都迎来了幻灭。

卫宫切嗣的幻灭通过圣杯的归谬来达成:不断为了多数人去牺牲少数人,无限牺牲下去之后终于有一天世界上除了作为“裁决者”的卫宫切嗣之外,就剩下两个人了:卫宫切嗣的妻子爱丽丝菲尔和女儿伊利亚。卫宫切嗣所期待的的那个符合相对公平的世界,那个正义的世界,只有把全世界杀剩下一个人,才有可能存在,或者说作为万能愿望机的圣杯认为要实现这个愿望就只有这一种途径,仔细想想这个挺荒谬的结论,其实也挺有道理的,全世界只有一个人的话那当然所有的事情都是公平的了,罗尔斯的正义也就实现了。

但这个结果与卫宫切嗣的期望是相悖的,他想要拯救这个世界,而不是毁灭这个世界,圣杯却告诉他按照你的方法要拯救这个世界那就只能毁灭它,所以卫宫切嗣崩溃了,幻灭了。

saber的正义也同样迎来了自己的幻灭。整个圣杯战争中,看见saber就像疯狗一样冲上来的berserker,竟然是当年亚瑟王的左右手,长江骑士——哦不,湖之骑士兰斯洛特。兰斯洛特的背叛与仇恨,便是对亚瑟王所持的正义最铿锵有力的质疑,在和兰斯洛特的对战中,saber所持的信念完全崩溃,她的骄傲她的荣耀全都荡然无存,要不是雁夜叔被抽干了,导致berserker失去了魔力供应,亚瑟王的败北无可避免,无悔的湖光必将斩断咖喱棒。

但是,这种侥幸的获胜,本身就摧毁了亚瑟王的骄傲。引用小说的表述:一个短短的瞬间,胜负已分。浅薄的贪欲让saber羞愧难当,以至于泫然泪下,自己亲手杀死了不应该杀死的人,此时的saber只是执念的俘虏。

骑士王背弃了骑士道,以不名誉的方式杀死了自己曾经辜负过的部下,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讽刺的事情吗?对于saber所持的正义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彻底的幻灭吗?

更要命的是,当saber将一切的救赎都寄托于圣杯的时候,卫宫切嗣却用最后的令咒令她破坏圣杯。这种幻灭固然有虚渊玄个人的恶趣味在里面,但纵观FZ全剧,这种幻灭也算是顺理成章。

认同

切嗣有意将自己与saber之间建立屏障,个人感觉切嗣这样做也有一些被逼无奈的因素在里面,因为他在娶爱丽丝菲尔并且有了孩子后,实际上已经有些软化,铁面无私的杀手变成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切嗣如果和骑士王有更多的交集,可能会动摇得更厉害。

另一方面,saber其实也知道按照切嗣的战斗方法去战斗才是最有效的,骑士王并非不懂策略,她只是执着于“武人的荣耀”,而这种荣耀在小说中被切嗣扁得一钱不值,在故事终盘的时候,saber下意识的抓住空隙,给了兰斯洛特一刀,这一刀虽然让骑士王羞愧难当,却毫无疑问的表明,saber实际上也在部分认同了切嗣的理念。

而在FZ的故事结束了之后,卫宫切嗣只能把自己的救赎寄托于卫宫士郎,狠命的给他灌输saber那一套正义理念,最终把好端端的少年给扭成了FSN里的那位“正义的朋友” 。多亏了切嗣爸爸十年如一日的灌输,下一次圣杯战争中,saber终于遇到了一个完全赞同自己理念的主人,使得Happy end成为可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对主仆主有意思的就在这里,虽然到战争结束一切迎来幻灭的时候都不相往来,心底里却有着肯定对方价值的一面。

反观FZ全剧,其实卫宫切嗣和saber之间只要多一点沟通,多一点理解,恐怕也不至于此。恰恰正是两个对自己执念的坚持,导致了矛盾的激化,以及最后的悲剧。卫宫切嗣和saber相关的剧情,自从小说发布切嗣粉和切嗣黑的战斗就没有停止过,动画第18和19集出之后更是愈演愈烈,贴吧论坛上战火纷飞,而这也正是这部动漫刻画人物的成功之处吧。

注:以上观点仅限个人理解,不赞同请轻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