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种爱情,纯洁而无私!

太久没有露面,估计大家已经忘了二次元观察还有个叫喜多春静的作者。为了持续的保持存在感,我决定在饥寒交迫、前有猛虎后有豺狼的窘境之中,写下这篇关于动物的文章。首先解释下什么是“饥寒交迫、前有猛虎后有豺狼”,最近恰逢欧洲的考试周,在前天刚刚考完残酷的“现代建筑史论”,明天将要迎来“设计一体化工程”的考试(不要问我这是什么,我照着英文翻译的,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

为了考试复习,通宵达旦,一天当一学期用,这种情况是常有的。但出于对动漫的热情以及宁可挂科也要把好的动漫推荐给各位看官的历史责任感,我忍受着电暖出故障的寒冷、通宵未曾休息的疲惫,毅然把一月番已经播出的几集都补上了。(。。。。。。此处应有掌声)

但看了十几个小时后,我硬是不知道该写什么,这就尴尬了。客观的评价,这季动画应该说是个性太强烈:身体变幼女,内心和头脑还是大叔,名字就是《幼女战记》;台湾风味校园剧《清恋》;第一季太好严重影响第二季评价的《昭和元禄落语》“KONO SUBA”;还有早已熟知狗血剧情于是等着山呼海啸“寄刀片”的《风夏》。

不是因为我是京蜜所以就乱吹,但真的好看的也就只有京阿尼的《小林家的龙女仆》。呼~~~没有魔改的京都动画真好。上一部没有京都脸的动画是哪一部呢,年代太久远已经记不得了。下意识的脑补了一下京都脸的“龙女仆”,咿呀哒~~~雅蠛蝶~~~话说这部动画的人物风格,不禁就让人想到了“关公说事”,等下,我要百度一下全名。

《关于完全听不懂老公在说什么的事》,前不久一部日文包括汉字61个字的轻小说在轻小说网站点击文库上出现,刷新了日本轻小说文字的长度记录。中文翻译过来大概是《缝制好了!脱了吧?换上衣服!!女朋友高中出道失败变成了家里蹲,所以我把青春(时装)混搭起来了。》现代的日本轻小说作者真悲惨,小学缩句都没学好就得写轻小说养家糊口了。

太久没写中文了,一不小心就成了话唠,非常抱歉。今天的主题是“异种爱情”。会想到这个主题,当然和一月番里唯一看得惯的《小林家的龙女仆》有关。(插嘴一句,其实《政宗君的复仇》也挺不错的,现实很骨感,嗯,很骨感)。

异种爱情在日本动漫里很一直很有市场,特别是在本子节和里番范畴里。所谓异种,通常是雄性或雌雄同体的生物,由于触手和虫的概念存在,异种通常见到的是牛头马面和猪头怪,比如《word worth》《女狼狂濡》之类的。

在早些的正常动画里,也曾有异种爱情,出名的比如《魔物娘相伴的日常》,早上一条大蛇脱的尽光缠在男主的身上。继许仙和李逍遥之后,日本也出现了对蛇有深入了解的男性来留主公人了。

除了蛇之外,这部动画还又多种多样的西方神话传说中常见的动物,事实上,这些魔物娘的名字就是根据相关神话传说取名的。比如女主米娅,还有神鹰少女帕比,仔细想想很多日本游戏里,蛇不都是叫米娅,而鹰身女郎来说,帕比也是非常常见的名字。还有人鱼国公主名字叫罗列来,不错就是那位大人的名字“歌剧部的罗列来”

如果说《魔物娘相伴的日常》是西方异种的百科全书。那么东瀛小岛的异种百科全书非《守护猫娘绯鞠》莫属。女主是一只大胸的猫妖,在很多国家和地区,猫被视为通灵的神使,在日本妖怪传说里,猫妖是嗜血成性的怪物。

而在《守护猫娘绯鞠》里第二个出现的妖怪也是算是龙类,不过在东方传说里算是最低档次的龙了——蛟·静水久,人设上是一个色气纵横的无口萝莉。随着剧情的发展身为除灵人的男主,还收复了大大小小众多女妖怪,当然也少不了处在日本妖怪顶峰的三大深渊之一——九尾狐狸玉藻前。

很多作品里的狐妖都被描写成性感风骚的少妇,包括蒲松龄的《聊斋》。《守护瞄娘绯鞠》里的玉藻前却是一个半睡半醒的无口萝莉——原作一定是个萝莉控!!!

包含着异种爱情的动漫故事在日本动漫里还有很多,光耽美漫画就能整理出一箱子。但基本全部异种爱情动漫都牵涉到男女关系,这难免在科学和伦理学上有不妥之处。但也正是因为这些无法打破的障碍存在,才凸显出异种爱情的纯洁和无私。

而《小林家的龙女仆》无疑在这一点上更进一步,把男和女的异种爱情硬生生掰成了百合。反正不会有孩子,是男性化的男孩子还是男性化的女孩子,观众会怎么想,随你便了。

最后补充一下,关于酷教信徒这个作者,目前出名的三部漫画都算是比较难得的佳作,在这个异常浮躁的动漫时代算得上一股清流。包括《小林家的龙女仆》《关于完全听不懂老公在说什么的事》《小森同学拒绝不了》